人民司法从这里走来 记者探访红色司法历史旧址

币游国际平台

2021-05-23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最高法院设院长一人,副院长二人,院长、副院长由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委任。

董必武担任首任最高法院院长。 最高法院内设刑事法庭、民事法庭、军事法庭等机构,分别审理相关案件。 最高法院实行审检合一制,内设检察长一人,副检察长一人,检察员若干人;检察长、副检察长由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委任。

艰苦卓绝的中央苏区时期,我党领导人民在赣南建立了中国革命史上最早的人民司法审判机关——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最高法庭、最高法院,以及苏区各级地方裁判部和革命法庭,形成了四级审判机关、两审终审制的苏维埃红色司法制度。 这里的红色土壤也孕育出了一批杰出的司法人物。

人民政权的第一任“首席大法官”何叔衡,执法如山一“青天”的董必武,红色法律专家梁柏台等,他们为构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法律体系和司法制度作出了重大贡献。 在艰苦卓绝的苏区岁月里,临时最高法庭、最高法院干部和工作人员为苏维埃的人民司法审判工作谱写了无数可歌可泣的篇章。 据不完全统计,1932年2月至1934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前,临时最高法庭、最高法院审理和复核了有关刑事、民事、军事案件约3000余件,为巩固新生的苏维埃政权作出了重大贡献。

中央苏区时期的司法审判工作,是我国人民司法的雏形和摇篮,人民司法工作正是从这里走来。 孕育:现代司法理念在这里产生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彻底摧毁旧法体系的基础上,进行了人民司法的伟大实践。

这为后来延安时期,乃至新中国成立后的新型的人民司法审判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具有司法为民特征的司法理论和实践基础,并形成了战争年代下人民司法的优良传统。

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审判原则。 在中央苏区博物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最高法院旧址,一张张中央苏区时期惩治贪腐案件的裁判文书和新闻报道映入眼帘,泛黄的纸页让当年被依法惩治的贪官再次进入人们视线。 原中央执行委员、于都县苏区主席熊仙璧贪污渎职犯罪案、原中央政府“二苏”大会工程处主任左祥云等人贪污浪费案、原瑞金县委组织部长陈景魁滥用职权案……据不完全统计,仅临时最高法庭审判县团级以上违法犯罪案件就达近百件。 苏区普通公民犯法要绳之以法,党政军干部犯法也同样要受法律制裁。

最高法院依法惩办党政机关腐败分子,显示了苏维埃法律的尊严与效力,体现了国家专政机关的极大权威性和苏维埃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