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贸区,这些创新成果可复制推广

币游国际平台

2021-06-19

11月8日,钦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王革冰率队赴上海考察学习自贸区先进经验。 王革冰一行来到上海自贸试验区张江片区和上海洋山深水港区四期码头,详细了解上海自贸试验区在先进制造业、保税物流、保税商品展示、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产城融合发展、码头建设与发展等方面的好做法、新经验。

金融制度改革与创新先行先试2013年9月29日,全国首个自贸试验区——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在外高桥挂牌成立。 截至到2018年,上海自贸试验区累计有127个创新事项以及“证照分离”改革试点制度创新成果在全国复制推广,发挥了改革开放“试验田”的作用。 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翁祖亮说,“聚焦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全面深化改革率先向纵深推进”。 建设自贸试验区是中央在新形势下推进改革开放的重大举措,制度创新极大地激发了市场创新活力和经济发展动力。

作为全国首个自贸试验区,上海自贸区自挂牌之初,就以金融开放创新作为最大亮点。 其中,自由贸易账户作为推动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基础设施,属于上海独有的金融改革举措。

截至2018年6月底,已有56家商业银行、财务公司和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直接接入自由贸易账户监测管理信息系统,开立自由贸易账户万个,通过自由贸易账户获得本外币境外融资总额折合人民币超过万亿元。 2015年7月份,美安康质量检测技术(上海)有限公司是上海自贸试验区扩区后第一家落户金桥片区的外资食品检测认证机构。

美安康执行总裁斯榕介绍,2014年上海自贸试验区推出第二批扩大开放31条措施,正式放开了设立外资认证机构的准入标准,同时不断完善的“负面清单”让认证机构的许可由前置改为后置。

这些改革措施不仅使得美安康顺利落户金桥片区,更缩短了国内生产食品和出口美国的食品、农产品以及食材原料进行本土化测试和认证的周期,为国内餐饮企业“走出去”和海外品牌“引进来”打通了重要一环。 上海自贸试验区紧抓制度创新核心,探索建立与国际通行规则相衔接的制度体系,聚焦投资、贸易、金融创新和事中事后监管等领域,形成了一批基础性制度和核心制度创新,为我国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探索了新途径、积累了新经验。 外商投资“负面清单”改革,是上海自贸试验区成立之初推出的最基础、最重要的改革,迈出与国际通行投资规则接轨的重要一步,引来世界瞩目。 6年来,“负面清单”已从最初的190条减至2019版的37条,并在全国复制推广。

与此同时,负面清单制度已经写入《外商投资法》,上升为国家法律,成为转变政府职能、优化营商环境的助推器,成为改革的新抓手,开放的新载体。 6年间,上海自贸区的改革开放红利已经惠及方方面面,涌现了一批新企业,探索了一批新模式,催生了一批新产业,成为推动高质量发展、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先行先试区。 上海自贸试验区成立以来,累计新设企业6万多户,超过自贸试验区设立前20年同一区域企业数的总和。

新设外资企业万多户,占比从自贸试验区挂牌初期的5%上升到20%左右。 上海自贸试验区以浦东10%的土地面积创造了浦东新区75%的GDP和60%的贸易总额,以上海2%的土地面积创造了上海25%的GDP和40%的贸易总额。

如今,上海自贸试验区连跃三个台阶:2013年9月份,中央把全国首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放在上海浦东,总面积平方公里,就是看重浦东开发开放形成的制度基础、开放优势和战略地位;2015年4月份,上海自贸试验区从保税区扩展到陆家嘴、张江、金桥、世博区域,总面积平方公里;2017年3月份,国务院印发《全面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进入版。

贸易便利化为企业敞开大门上海自贸试验区2013年、2014年先后出台两批54项扩大开放措施,其中服务业37项、制造业17项,截至去年6月底累计有2620个项目落地,融资租赁、工程设计、旅行社等行业的扩大开放措施取得明显成效,落地企业中涌现出一批首创性项目。 2015年12月份,注册在陆家嘴金融片内的第一家享受“先照后证”的保险经纪公司江泰再保险经纪开业。

江泰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沈开涛说,上海自贸试验区加快制度创新助公司落户陆家嘴金融片区,公司将积极引入国际先进的再保险技术,吸引和培养专业化再保险人才,提供专业再保险经纪服务。 借助上海自贸试验区“证照分离”的改革东风,今年9月份,瑞伯职业技能培训(上海)有限公司顺利拿到“准生证”,成为上海自贸试验区扩区后第一家外商投资金融教育机构。 总经理钟科说,“遇到困难时,政府部门想方设法帮助解决。

我们要‘瑞士基因’结合本土金融教育,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在这批首创性项目中,除了中国第一家专业再保险经纪公司、第一家外资职业技能培训机构,还有第一家外商独资游艇设计公司、第一家外商独资国际船舶管理公司、第一家外商独资医疗机构、第一家外商独资工程设计公司外商独资认证公司等。 去年9月5日,总部位于浦东张江的和记黄埔医药(上海)有限公司宣布,其自主研发的呋喹替尼胶囊新药上市申请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这不仅是和记黄埔医药首个获批新药,也是首个在中国研发并获批的抗结直肠癌肿瘤新药。

这款新药的迅速上市,得益于上海自贸试验区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的试点。 在素有“中国药谷”之称的张江,自2015年4月份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被正式纳入上海自贸试验区后,给张江带来了改革红利和创新成果。 据悉,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已在上海浦东新区吸引了22家申请单位,受托生产企业达20家,涉及试点品种33个。

张江目前已有11家企业的16个品种参与试点。 临港新片区肩负中国开放新使命2019年8月20日,上海自贸临港新片区正式揭牌。

临港新区片承担的改革开放新使命与此前有何不同?上海全球城市研究院院长周振华表示,“6年前设立上海自贸区的背景主要是应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国与国之间投资贸易协定谈判所提出的更高要求;而此次设立临港新片区的意义则是为应对当前世界投资贸易格局发生的大变革以及跨国公司全球产业链的布局调整。

”相比之前的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新”在哪?上海社联副主席权衡表示,新片区更注重最具国际竞争力的制度创新探索。

此前,上海自贸区主要围绕贸易便利化和政府职能转变等方面推进改革,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最好水平的贸易规则。 但要适应全球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新趋势,新片区就必须进行更高水平的自由化制度体系建设,打造更具国际竞争力的制度。 周振华认为,此前上海自贸区的定位是要适应和融入全球化更高标准、更高要求,现在新片区作为“特殊经济功能区”,则要彰显中国坚持全方位开放的鲜明态度,主动引领全球化的健康发展。 其定位由“适应”变为“引领”。

他认为,在新片区中进行的改革势必将触及体制机制中真正深层次的障碍。

比如,在新片区中,金融应该是个重头戏。

新片区要集聚跨国公司总部、发展离岸贸易,都离不开金融,其核心就是境外资金可以进进出出。 (责编:陈晨、韩庆)。